002 太丑,撕了!

    一个月后,苏家。

    沐浴完毕的苏纨纨回到卧室,房中的陈设依旧,梳妆台上椭圆的镜子里有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……

    镜中的女孩瓷白的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,破坏掉原本清丽的面容,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睡裙领口有些低,左侧锁骨处一块粉色的梅花胎记吸引了她,这块胎记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摸了摸脸上硌手的疤痕,心情依旧不太平静。既然苏浅浅害她毁了容,她又怎么会放过她呢?一切还须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换掉睡裙,套上一件蓝白格子衬衫和一条洗得发白的低腰牛仔,苏纨纨出门了。拐过苏家别院,在一条僻静的街道拐角处,忽然,传出低沉的嘈杂声。

    “快,把七爷扶上车,千万别让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好奇地探出头去。不远处,两个男人正在扶一名黑衣男人,那男人皮肤白晳,剑眉入鬓,鼻梁高挺,一张脸极其妖孽,堪称人间绝色。黑色衬衣上黑曜石钮扣一直扣到脖间第一颗,禁欲却又诱人。他似乎正在发病,面色苍白,但脸仍是出奇地好看,惹人得不行。

    感应到苏纨纨的存在,三个男人同时抬起头看向苏纨纨。

    杀意肆虐!

    小姑娘心里暗叫一声‘’糟糕‘’。缩回脑袋转身就跑,但身着灰色便装的男人已冲到她跟前。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她已经被押到黑衣美男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七爷,是个小姑娘。”挟持她的便装男人似乎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黑衣男人嗜血的面容阴云密布,瞟了她一眼,冰冷薄削的嘴唇吐出一句话:“太丑,撕了!”

    什么?撕票?因为丑?!

    苏纨纨还没从这莫名其妙的逻辑中舒醒过来,黑衣男人便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拿药。”扶着黑衣男人的“西装男”神色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便衣男”放开苏纨纨,威胁道:“敢跑,老子就毙了你!”

    他一面威胁,一面忙不迭地在黑衣男人身上搜起来。

    “辰哥,没药。”

    “去车里!”

    “便衣男”蹬蹬蹬地跑向身后低调奢华的迈巴赫……

    “辰哥,还是没有。”声音紧张急促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带药?”叫“辰哥”的男人急躁张惶。

    小姑娘此时已冷静下来,估摸着那男人有重疾,不及时救治可能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把那女人毙了,送七爷回府。”丁辰拧开一颗西装钮扣,说道,他此时已紧张得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啊,不要啊。苏纨纨一边哀叹自己倒霉,一边急速思考。才从死亡线上捡回一条命,又要去死,这是闹哪般?

    毛易举起了手中的消音枪……

    苏纨纨急中生智,“等等,我能救他!”

    “你?”两个男人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得答应我,我救了他你们得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但你也得保证,今天你什么也没看见。”丁辰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嗯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六六,给我兑换救命药。”

    【救命药9000积分。】

    苏纨纨愣了一愣,9000积分!

    这狗男人的命真金贵!

    【积分为0,会死哦!】脑海里传出六六欢快邪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苏纨纨瞪大眼睛,瞬间崩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