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0刁难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”乔安言心里头一咯噔,拿出地址一一对比了一下:“二单元六号楼,2001,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二单元六号楼?呀,你们记错了,不是二单元六号楼,是二单元五号楼,我说你们怎么说到了,但是我在门口一直见不到人,你们一定是记错了。”陈雪道:“时间不等人,你们赶紧过来吧,挂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痛快的挂断,乔安言只觉得脑子嗡嗡的。

    走错了?爬了几乎半个小时的楼梯,累了半天都不敢休息太长时间,结果到头来竟然走错了?

    乔安言只觉得不可置信,她当然也相信务务,她的业务能力摆在那里,不可能会把地址寄错,更何况一切未免太不凑巧,刚好电梯坏了,刚好记错了地址,就像是在折磨谁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电话里那个人说的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乔安言吐了一口灼气,起身说:“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错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个人应该是读错了地址,本来是二单元五号楼,结果读成了六号楼,真正的地址就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就连穆澄宇也不自觉的眉头紧皱,如果电梯没有坏了的话倒还好,关键电梯坏了,刚好又爬了二十楼,就算再好的脾气,此时此刻也有了一点恼怒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再恼怒,那也是客人,穆澄宇深深叹了一口气,最后什么也没说,只是询问乔安言:“还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乔安言迅速平息下来,“走的久了就没有感觉了,咱们快点去吧,不要耽误太长时间,要不等到晚上都不一定能够解决。”

    好在下楼不需要费多大力气,花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六号楼,好巧不巧六号楼电梯也坏了,乔安言跟穆澄宇爬了半天楼梯,上到二十楼的时候,脑子里都是一片昏胀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二十楼就是的宠物,不是生病了吗?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雪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有一下每一下的呼唤着:“咪咪,咪咪,咪咪你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仅仅只是这几声呼喊,当然一点用处都没有,半天了,屋子里除了传来电视的声音以外,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陈雪不太耐烦:“我们家这个猫也太调皮了,到处跑,连我自己都抓不到不过,等到饭点的时候,它一定会过来客厅吃猫粮的,你们要不就在这里等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穆澄宇说:“不好意思陈小姐,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,不能一直耽搁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陈雪嗑着瓜子,随手指了指房间的位置,“那你们自己找一下吧,反正就在这个屋子里,不会跑太远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穆澄宇表情无奈,眉头蹙着,半天才缓过劲来,他这么不爱动怒的一个人在这一系列的情况之下,也架不住动了一点火气。

    乔安言先一步从门口走了进来,二话不说就开始在大厅的周围搜索,穆澄宇这也才投奔到找猫环节里。

    陈雪看着电视时不时的冲乔安言嚷嚷:“你动作轻一点行不行?我这古董花瓶可价值五百万呢,你要是把它打破了,把你店卖了都盘不起吧?

    自己可要掂量点分寸,这要是砸坏了,我只不过是丢失了一个古董花瓶,但是你半个店可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只能做耳朵进,右耳朵出,专心致志的将事情放在找猫上,过了一时半刻,屋子里还是没有动静,他们几乎快要把所有能藏猫的地方全都翻遍了,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正当穆澄宇想要询问陈雪真的确定猫就在屋子里吗,忽然沙发底座伸出来一个柔软的小爪,紧接着,一只金渐层从里头钻了出来,悠哉悠哉的晃着猫尾巴。

    乔安言和穆澄宇对视了一眼,无端端的回去就冲了上来,原来搞了半天,这猫竟然在陈雪的脚底下。

    两人忙活半天,到头来完全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那猫一出来就开始扒了陈雪的脚哲学低下头脸上没有半点意外,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,又继续调频道去了,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,故作惊奇的说:“你们还真是厉害,竟然真的把我的猫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穆澄宇也不想多说什么了,走上前去。将金渐层抱起来好,但这个金渐层的脾气明显比陈雪好得多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就算被抱走了也不挣扎。

    穆澄宇问:“猫猫的身体有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陈雪随口回答:“我也不太清楚,就是今天早上的时候,给她吃零食都不爱吃了,还打了几个喷嚏。”

    穆澄宇照常检查,得出来的结果是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问题,简直活蹦乱跳的,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这下子如果乔安言还不懂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她也是傻了,只是多多少少有些搞不明白,她究竟哪里得罪的陈雪,以至于让陈雪这么搞她。

    “你的猫没问题。”穆澄宇放下金渐层,回答说:“不吃零食肯定是因为之前吃的太多了,打喷嚏的原因很多,不过应该只是普普通通的打喷嚏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没事就太好了。”陈雪虚情假意的笑了一下,“真是多谢你们了,麻烦你们亲自跑一趟,你们说确定没事了以后,我的心才能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什么事情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雪转了转眼珠子,马上出声阻拦:“等一下,先别着急,我这边还有,你们给我检查一下环境,适不适合咪咪生活,顺便帮我收拾一下房间,你们放心好了,收拾干净了,自然少不了你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收拾房间?

    这陈雪还真把他们当成清洁工人了。

    穆澄宇正要义正言辞的开口,乔安言给了他一个眼神,两人在里里外外全部收拾了一遍,等到结束的时候乔安言只觉得眼冒金星,这一天直接把她一年的运动量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结束的时候陈雪还在沙发上坐着,给了钱以后头也不回,乔安言与穆澄宇离开的时候,咪咪突然缠上来,异常喜欢两人,硬要上乔安言的怀抱。

    乔安言抱着,也没有丢下,将门合上,猫还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安言姐?”

    “陪它走这么一小段路程,没问题的。”乔安言挤眉弄眼一番,轻飘飘的下了楼,但由于运动量过大,下楼的时候还有些恍惚,等到真正下去了以后,她走在车边掏出手机来给陈雪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陈雪不厌其烦的接下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安言淡笑一声说:“陈小姐,是我乔安言我这边下楼的时候注意到一个问题,你们家的宠物猫桃仙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跟着我们一起留下来了,现在正在我的怀里,但是我们赶时间,就要麻烦你下来取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陈雪抬高声音,“你是干什么吃的?我们家猫跟着你们一路,你们居然都没有发现?”

    乔安言笑笑,“不好意思,我们爬了两室二十层楼的楼梯,又给陈小姐收拾了不少东西,运动量消耗太大,注意力不集中,所以就暂时没有注意到,您看这猫,还是赶紧下来取吧,在半个小时之内可以吗?在半个小时之后,如果你还是不下来,我就先把它放在店里寄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陈雪咬牙切齿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安言挠着金渐层的脑袋,哼着歌满脸无所谓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,只见陈雪气喘吁吁的从楼道口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千金小姐,没有多少运动量,这一下来,差点要了她的命,漂亮的脸都变得苍白,嘴唇费力的抖了好几下,这才缓过来,怒气冲冲的走上前去,将乔安言怀中的金渐层夺回来。

    乔安言马上开口:“陈小姐,你总算来了,我以为是半个小时……好像有些慢了,我这边都出过了一个工作,不过没关系,只要你这边没事就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