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9走错了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乔安言点头应下,“你告诉他可以的,然后安排阿宇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说的,不过……”务务觉得莫名其妙,以至于欲言又止的开口:“但是她提出来了一个条件,她想让你也过去,说是她只认得你是这个店里的老板,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,她不敢放人进来,怕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本来翻着茶几上的书籍,在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随后点头道:“你告诉她,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个行为,看似莫名其妙,其实也挺正常,一个人有防备之心是好的,反正这几天这个店里刚好没事,陪同穆澄宇过去,顺便学习学习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务务得到乔安言的应允,又重新拿起电话将它放在耳边:“我们老板说可以的,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们这边会派人过去,您把地址留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笔,一边听着一边将地址写下来,等挂了电话以后,务务拿着纸条,不免唏嘘:“这个小区我听过,是出了名的富人小区,光是安保系统都严密的很,每个人必须靠着刷脸才能进去,而且还要夹带房卡,陌生人不给放行,需要主人点头同意,没想到有朝一日,咱们的客人也有大佬级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并不意外,笑笑说:“看来这几天你没留意,几乎进店的全部都是名媛,光是手上的项链就价值好几万,只是人家生平低调,这个人恐怕也是名媛圈子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客人,越来越高级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。”乔安言带了几分自信,勾唇一笑:“毕竟宠遇一生会往大品牌方向发展,尽管现在只是起步,不过我们的客流量自然不能只定在小得方向,扩展的市场越大越好。”

    务务受益匪浅,恨不得扑到乔安言的身上,在她脸上重重的亲吻一下:“安言,你真的是太厉害了,你简直是我的幸运女神,可以说我这辈子此生做过最大的决定,就是动手术,还是在夏季动手术,要不然我肯定就遇不上这么优秀的你了!”

    乔安言心里也颇为感概,只能说所有的事情正好,都贴到一块去了,如果务务没有认识她,可能就会放弃宠物店的工作,跟随大众的选择,随波逐流,去找一份稳定的事业。

    而她,如果不是因为认识务务,可能真的就会选择去其他城市,去分公司漫无目的做着自己从来都不喜欢,索然无味的生活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说她是务务的幸运女神倒不如说他们,倒不如说他们两个人的运气是相互的,因为互相成就才会有今天。

    “别煽情了。”尽管乔安言心里想得很多,但也没有真正吐露出来,只是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打电话给阿宇了吗?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哦哦!”务务恍然大悟,“差点我就忘记了,那个人说越快越好,我现在先打电话给阿宇,他跑去进货了,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一侧给穆澄宇打电话,不到半个小时,穆澄宇就开着卡车下来了,安排了人手,将宠物粮成箱成箱搬进仓库里。

    穆澄宇平日里不爱说话不过,能力倒是可圈可点,尤其是特别有先见之明,在宠物粮还没有彻底/火爆起来的时候,就已经包下了小工厂,专门制作,以至于现在卖到高峰期了,也不至于断货。

    等到一车子的物品彻底搬完了以后,穆澄宇擦了擦头上的汗,走了过来:“安言姐,我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,咱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就等你了,你好了咱们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开车。”

    穆澄宇将车子开过来,乔安言上了副驾驶调出来导航,一路上聊着店里的事,不一会儿小区就到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富人区,街道看不见半点灰尘,大秋天的落叶都极其罕见,周遭枫树染红了岔路口,建筑高楼耸立,抬头几乎挡了半边天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乔安言将这些东西一并简称为有钱人的气场。

    穆澄宇驱车过去,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,一个穿着保安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,冲着开车的穆澄宇询问:“陌生面孔,门卡有吗?”

    穆澄宇转过脸来给乔安言一个眼神,乔安言笑着说:“师傅,我们是上门会诊的,你先等一下我打电话给住在这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记下了电话,拨过去五六秒才接通,音筒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,听上去懒懒的:“哪位?”

    乔安言义正言辞道:“你好,我是宠遇一生的乔安言,你刚才打电话过来让我们来上门会诊,现在我们已经到小区门口了,麻烦你跟保安说一声,让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呀,原来你这么快就来了,你把电话给保安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直接将电话转交给保安,保安在听了一段时间以后,又将手机还了回去,点了点头:“已经可以了,你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穆澄宇驱车再进去,到了写好的地址门口停下来,两个人一并下车,走进去的时候按着电梯,却发现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穆澄宇也上前去按了一遍,发现真的没有反应,纳闷道:“该不会是电梯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富人区电梯也会坏?”乔安言止不住的诧异,心里总算明白。这个女人为什么会突然选择上门会诊,如果是她的话,也不想让要爬楼梯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女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乔安言接下,女人声音不带丝毫的歉意:“你看我这脑子真是不好意思,我忘记我们电梯已经坏了,你们两个肯定坐不了电梯,就麻烦两位从一楼走上来了,我知道你们辛苦不过你们可要快一点,争取在半个小时之内手上来,半个小时以后我要去敷面膜,没人给你们开门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口气说完,直接将电话挂断了,乔安言连回答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盯着逐渐按下来的手机屏幕,吸了一口气,穆澄宇说:“安言姐,要不我爬楼梯就行了,你在楼下等着,反正我一个人在那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乔安言自然知道这个方法行不通,这个女人就是点名道姓的让她上去,如果到时候她不上去的话,穆澄宇不一定能够将这个会诊进行下去,没准还会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“我肯定是要上去的,走两步也挺好的,正好就当做运动运动了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嘴上说着可心里却在发怵,要知道,这可是二十层楼!走上去要耗费多少力气,可想而知,关键是这一阵子她每天都待在家里和店里从来都没有运动过,光是想一下运动量就可以想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以后,肌肉会多么的痛了。

    穆澄宇也想要多劝两句,但是乔安言执意如此,他也不好多说些什么,只得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一口气上了三层楼,乔安言气已经喘不匀了,苦中作乐道:“从高中结束以后,我就从来没有运动量大过,这下子训练训练也挺好,下次再有爬楼的地方,也就有经验了。”

    穆澄宇跟着笑,脸色却多了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乔安言喘足了气又走上去,等到第十层楼的时候,两条腿都已经开始打颤,乔安言开始后悔,自己为什么要穿个高跟鞋,而且还是恨天高。

    她踢掉高跟鞋在脚上踩着,穆澄宇说:“要不你穿我的鞋子吧,地上太凉了,对女孩子的身体不太友好,我一个男人,凉点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从小到大我身体都很好,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生病,你不用担心。”乔安言提着高跟鞋,尽管身体已经开始力不从心了,但脱掉高跟鞋,脚上总算是舒适了不少,一鼓作气走上去。

    等到目的地,乔安言感觉自己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,轻飘飘的,没有半点知觉。

    穆澄宇是个男人,平日里运动量大,但这么大的运动量还是第一时间,连他都有些架不住,喘着气,半天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是这家吗?”

    乔安言。看了一下务务记着的地址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穆澄宇上前去按下门铃,乔安言就靠在旁边休息,补足体力,由于两条腿实在驾驭不住了,她直接坐在楼梯口,也顾不得脏不脏。

    穆澄宇摁了好几下门铃,又等了一会儿,发现没有半点动静,转头对乔安言道:“安言姐,你确定是这家吗?我按了好几下门铃,但是没人回应,是不是不在家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,她还说她在家里,是不是突然睡着了,所以没听见。”乔安言嘴上纳闷,但已经迅速掏出来,手机打着电话回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不一会就通了,乔安言说:“你好,是陈小姐吗?我们是宠遇一生,我们已经到你家门口了,但是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有回应,你现在能过来开一下门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到门口了?”陈雪语气讶异,捂着嘴道:“可是我现在就在门口,并没有看到你们啊?你们是不是走错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