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8上门会诊

    乔安言笑笑,说:“还别说,景承风的性格,挺有意思的,和他待在一起,生活应该会有很多乐趣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乔安言感觉自己的脸上好像存在着一道灼热的视线,她转头过去,龙沉励黑眸锁着她,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不久,他挪开视线,迈步到车子跟前,语气半开玩笑道:“怎么?真看上景承风了?那我刚才是不是多管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怎么可能。”乔安言脱口而出,解释说:“我说的是和他在一起挺有意思的,仅仅是朋友,感觉如果和他当朋友的话会很快乐,但如果是男女朋友就不行了和明星在一起,压力太大,尤其是经过之前的事情,我肯定不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龙沉励打开车门不自觉的,脸色缓和了一些,但仍然不能看出来有其他情绪,只是随口一句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上车,拉上安全带,车子缓缓启动,开了没多一会,他侧过脸来说:“认识了这么久,我好像还从来没有问过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不等乔安言回答,他又道:“你别误会,我只是想给你介绍一个,合适你口味的人,我认识的帅哥不少,优秀的更是数不胜数,总比你去随随便便找一个男人靠谱的多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自己也并没有往更深的地方想,只是针对这个问题,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回答。

    喜欢的类型吗?这个她还从来都没有想过,从小到大,没有一见钟情的人,也体会不到爱,满心思全扑在学习上,就从今年开始才学着为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所以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类型是什么,或高或瘦,或者温文尔雅,或者帅气霸道,留着桃花眼,亦或者是丹凤眼。

    脑子里陡然映照出龙沉励的脸,吓了乔安言一跳,咯噔一下,头直径撞在车窗玻璃上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太痛了,乔安言痛得眼泪刷的一下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沉励赶紧上手,抬着她的下巴,在她额头上细细打量,他吹了一下,缓解了乔安言的疼痛之后,安抚的说:“没事,只是红了一小块。”而后,他眼神变化了一下:“我说完这句话以后你想起谁了?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激动?”

    乔安言面红耳赤,那叫一个尴尬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龙沉励,还是那天楼道口的他,尽管在黑暗中看不到人脸,但依旧能够感觉得到对方的气息,并且脑补出那张脸。

    这真是疯魔了……

    她暗自提了一口气,半天缓不过劲来,只得违心的说:“景承风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个名字以外她,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名字会让她反应这么强烈,又可以糊弄龙沉励过去,毕竟自己的反应实在太过于奇怪。

    龙沉励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半天,他又坐直身,重新启动车子,不紧不慢的说:“真喜欢上他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乔安言辩驳,不敢抬头,只好将目光放到旁边,不断倒退的景物上,“就是因为我不明白,所以才会觉得很诧异,可能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说出和我在一起这种话,再加上又是大明星,让我一时之间感受到刺激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?”龙沉励不免意外,“为什么会是第一次?”

    乔安言心虚的说:“可能是我从小到大长相不太讨喜吧,再加上那个时候为人冷淡,不太爱处理交际关系,所以男生都对我没什么太大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还真是眼拙。”龙沉励嗤之以鼻,随后又说:“你喜欢谁都可以,但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景承风绝对不行,他绝对不是一个合适的恋爱人群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觉得好笑,揶揄着道:“你们两个人真的是朋友吗?怎么你损他他损你的。”

    完全不像是好兄弟,倒像是欢喜冤家。

    龙沉励转动着方向盘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,只是淡淡道:“我们男人和女人可不同,不至于因为两个人关系好,所以就互相包庇对方的缺点,恨不得将对方的优点夸大其词,他要是成为朋友的话,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选,可男女朋友就不行,人太花了,况且,他之前在沙滩说的那些话,全部都是为了出口气,对你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龙沉励讲明白了,乔安言自己又何尝不明白,她手摆弄着安全带,完全没放在心上,唇角扬着笑意,缓缓点头: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最主要的,就算他真的本人,无可挑剔,我也怕了他那群粉丝,绝对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说她懦弱也好,胆小也罢,在前段时间的风波之下,她已经。承受的更多了,亦或者说是她身边的朋友承受的更多了,倘若不是龙沉励和龙煜年,她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乔安言能有这份心,龙沉励还算满意,不知不觉车子就已经到了小区门口,龙沉励熄了火,趁着乔安言下去,又追问了一句:“还没有回答我,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喜欢的人吗?”乔安言尚且有着片刻的犹豫,眨了眨眼,竭力让龙沉励的印象从自己脑内驱逐开来,随口胡诌道:“温柔的,个子高,性格好,如果还喜欢动物的话,在我这里会加不少的分,除此以外……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刻意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沉励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,让乔安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龙沉励漫不经心的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,递在嘴边让其燃了一半,暗夜下火红的星火璀璨,照亮了半边的脸,刚毅迷人,他轻笑:“还装?你说的,不就是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安言前一秒还在想,这个男人怎么在这段时间突然之间帅了这么多,但下一秒这个想法就被残忍的掐断。

    果然时间不会带走一个人的自恋。

    “温柔,个子高,性格好,还喜欢小动物,你觉得你这四样……除了第二个以外,你占了哪一样?”乔安言发出灵魂质问,她是真的不太懂,难道龙沉励真的觉得自己开口的那些很符合他吗?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这么觉得的话,那真是太可怕了,一个人对自己的认知怎么可以虚无缥缈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饶是龙沉励,也听出来不对劲,他薄唇溢出白烟,剑眉紧蹙,“难道我不符合吗?”

    温柔,个子高,性格好,还喜欢小动物,完全没错啊?

    人设完全相对应,找不到一点差别。

    乔安言干笑:“没什么意思,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,我应该在这些人设的条件之上,再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太自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安言忍俊不禁,生怕龙沉励回味过来发火,赶紧挥手告别,“不早了,我要先回去休息了,你这边也早点回去吧,晚安!”

    她匆匆上楼,捂了捂有些发烫的脸,竟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之后几天,乔安言一直在留意开店的事情,已经搁置了整整三个多月,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就绪,只剩下宣传,乔安言这边居然要快马加鞭,争取早一点找到合适的代言人,在开店期间,给她的店助力。

    只是翻来覆去,在娱乐圈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,不是因为价格的问题望而却步,就是价格合适,却在宣传上起不了太大帮助的平面模特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宠物粮的销售越来越好,甚至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,这才能短时间之内缓解了乔安言的压力,不仅如此,宠物粮突然间在名媛圈热度高涨。

    原因是因为在宴会认识的方娇娇本身在名媛就有一席之地,又特地在圈子里给乔安言打了广告,导致不少名媛纷纷上门购买。

    一传十十传百,生意自然而然的就这么来了。

    务务坐在收银台上,数钱数到手抽筋,激动不已的趴在桌子上,差点哭出来:“安言,太好了!咱们还没开店,生意就这么好这要是开店了哪里得了?呜呜,我真没想到光是这么一个产品就卖得这么好,真是多亏了你,要不是你研究出来,估计咱们现在还在喝西北风呢。”

    乔安言哭笑不得,点着他的额头道:“没出息,只不过这一天才卖出去一千份宠物粮,就这么高兴了,傻丫头,等到咱们的店真正做大做好有了自己的企业,到时候可更加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务务狂点头,吸了吸鼻子说:“这阵子只不过是一个开始,等到店真正开起来以后,肯定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店里的电话突然之间响了起来,务务整理好情绪,将电话接了下来:“你好,宠遇一生,请问哪位?哦哦……可以,这个没问题我们有专业的医生,什么?这个你等下问一下我们老板才行。”

    务务捂着听筒抬起头,冲乔安言小声开口:“有一个客人,她打电话过来,说自己的宠物生了病,但是不能将宠物带过来,所以想要上门问诊。”